您的位置:

首页>情色笑话>小詩的受孕盛宴

小詩的受孕盛宴 -




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編輯



正值夏天……



「喂,小健你知道嗎?夜店裡真的有很多正妹欸!而且還可以隨便佔她們便宜」



一個星期五的午休時候,阿豹這樣對小健說。



小健皺著眉頭回道:「就算是又怎麼樣?我們又不能去……」



旁邊的小峰也附和道:「就是啊。」



阿豹和小峰是小健的同班同學兼最好的朋友,阿豹其實為人不錯,很有義氣,但他就是多鬼主意,想到什麼就做什麼,在學校或外面做過的惡作戲已經不計其數了;小峰為人則比較文靜,就是與阿豹完全相反的類型啦。



有時候小健會想,到底是怎麼樣的孽緣使他們三個成為好朋友呢……



小健今年十四歲,理所當然沒有去過阿豹口中的夜店,也不可能進得了去,只是聽到阿豹這樣形容,小健心裡真的有點感興趣就是了。



看到兩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阿豹接著說:「昨天我跟我哥去了,在夜店看場的人意外的散漫,我輕鬆就混進去了。」



「「真的假的!?」」小健和小峰不約而同的驚叫起來。



「我騙你們幹嘛!夜店的大姐姐真的很正點,衣著曝露不在話下,而且還開放得不得了。昨天我哥對一個女生上下其手,她都沒有反抗!」



聽到阿豹的話,小健和小峰胯下的褲襠都不禁漲起來,各自咽了一口唾沫。



阿豹又笑著說:「怎麼樣,有興趣一起去嗎?」



「一起去?」小健緊張地問道。



「對,今天晚上,就我們三兄弟!」



***



同一天晚上,小詩一個人來到夜店。



(唉……男友和小凱都沒空,糖糖又約了男朋友……真閒啊……)



小詩今年十九歲,身高163公分,清秀的樣子和一頭染成褐色閃亮的秀髮迷倒過不少男人,而她34E、23、34的魔鬼身材更是令他們為之瘋狂。



可能因為是混血兒的關係,小詩的性格比較開放,也是這家夜店的常客,每逢身邊的朋友沒空的時候,她都會自己一個人來這裡,一方面可以跳舞輕鬆一下,另一方面她也很享受將自己美艷的身材曝露在眾人的面前,看到大家對自己垂涎三尺的樣子,總是令小詩興奮不已。



今天,小詩穿著白色的吊帶低胸窄裙,米黃色的罩杯若隱若現,誘人的乳溝在來這裡的途中成為了眾人的焦點;而窄裙的裙擺只是剛好蓋住臀部,配上黑色的網襪使修長的美腿更加迷人。





事實證明,當小詩進入夜店的瞬間,夜店裡頓時鴉雀無聲。



(啊……大家都注視著我~身體變得好興奮……淫水都流出來了……)



享受著那種猶如被視姦一樣的目光,小詩走到舞池跳起舞來。



***



「看吧,我就說可以輕易走進來!」



夜店的角落,三個身高明顯比較矮小的身影在竊竊私語。



因為受到阿豹的唆擺以及出於強烈的好奇心,小健和小峰相相敵不過引誘,兩人由阿豹帶領下有驚無險來到夜店。



而這時小健根本沒有聽阿豹說話,他的目光和精神都投放在舞池上,一眾衣著曝露的女生在舞池大跳艷舞,令小健目不暇給。



(真的很多正點的大姐姐,每一個都穿得很漂亮!啊,這邊的男人還把手疊在女生的屁股上欸!哇,那邊的男人還伸手到女生的胸部亂摸啊!)



一如阿豹所說,夜店裡真的充斥著淫靡的氣氛。



(這說不定比看A片還要令人興奮……)



想著,小健的肉棒不自覺硬了起來,將褲襠撐得高高的,而旁邊的小峰的情況也差不多,目光完全被在場的女生所吸引了。



阿豹知道兩人已經無心聽他說話,於是說:「幹!你們兩個比我還色啊!好,我們現在解散,各自尋開心,晚一點再集合。」



說完,阿豹和小峰都急不及待混入舞池,紛紛找漂亮的妹子下手。這時,小健的目光被一個身材豐滿的背影吸引,她就是小詩!



小健並非從背影認得是小詩,只是單純被她過於曝露的衣著以及比在場所有人都出眾所吸引。



(哇!那個姐姐的裙子這麼短,稍為彎腰都會走光不是嗎!?還有那對乳房,至少都有33E吧!)



小健完全被色慾控制,趁著在她背後佔便宜的男人離開的空檔,來到她的背後。



(她的身體好香啊……)



眼前的大姐姐大約十八、九歲,小健比她矮上半個頭,她褐色的秀髮傳來陣陣的芳香,一瞬間征服了小健的思考能力。



模仿剛才的男人一樣,小健將手貼在那個女生的屁股上,不出果然,她非但沒有避開,而且還主動扭動屁股,柔軟的臀肉摩擦小健的手掌,小健可以感受到吹彈可破的觸感從手掌傳來,使他不由自主地輕輕捏了一下。



「嗯……」那個女生發出一下銷魂的呻吟聲,使小健的褲襠漲得更高。



(噢!比AV女優還要銷魂的呻吟聲……她的叫床聲太淫蕩了吧!)



小健見眼前的女生主動迎合他,於是變本加厲,色膽包天地將褲襠頂在她的股間,並且摩擦起來,甚至開始幻想自己正在跟她做愛。



(夜店真是個好地方,幹這種事女生也不會反抗,換轉是班上的女生的話,早就把的痛扁一頓了……)



小健一邊左右擺動下體,雙手也沒閒著,繞到女生的胸部,將那E罩杯的巨乳納入掌心,一隻手都覆蓋不住的巨乳令小健興奮不已。



到目前為止,眼前的女生都沒有反抗小健的癡漢行為,還不時發出「嗯……」、「啊……」的呻吟聲,這種開放至極的表現終於令小健的性慾破錶了!



(沒想到夜店的女生開放到這個地步,被陌生的男人摸都會浪叫連連!她穿得這麼曝露,其實是求慾不滿,想來找人做愛吧!)



認定小詩是比妓女還要淫蕩的婊子後,小健大膽的從褲襠裡掏出硬得發痛的肉棒……



***



(啊~又有男人摸我了,有不少人看著這邊,好刺激……)



在舞池中央大跳艷舞的小詩此起彼落的遭到在場男人的撫摸,她不但沒有因此而感到嘔心,反而十分享受一眾男人的撫摸。



男人以各式各樣的方法佔小詩便宜,有的揉她的巨乳、有的摸她的屁股、有的甚至用硬物摩擦她的股間。



小詩當然知道那是什麼,但她並沒有拒絕,因為這是男人為她的身材、美貌瘋狂的證明,優越感令小詩暗爽不已,只是……



(靠!這是……)



突然,一根粗長的硬物頂在自己的胯下,並且在大腿間前後摩擦起來,不明的熱量使小詩的目光移到大腿。



(天啊!他到底懂不懂規矩啊!?來夜店摸摸、佔個便宜就算了吧,竟然大庭廣眾打起真軍來!!!你媽的,我這對網襪可是很貴的!)



發現背後的男人竟然掏出肉棒在自己的大腿手淫,小詩立即無名火起,本想轉身對那個男人海罵一頓,把他交給警察,可是當小詩轉過身後,一時間卻說不出話來。



小詩之所以呆若木雞並不是因為背後的人是什麼彪形大漢,反而應該說只不過是個十幾歲的矮小子,即使如此,小詩還是沒有開口罵他,因為……



(小健!?他不是糖糖的學生嘛!?)



(小詩姐姐!?天啊,為什麼會是糖糖姐的好朋友!)



小詩和小健同時間認出對方,兩人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

小健心想:(糟糕了!好死不死,偏偏遇上認識的人……)



小詩也是沒想到這麼一個十幾歲的小鬼竟然會出現在夜店,而且非禮自己,原先的計劃都被打亂了,說到底都有點交情,總不能把他交給警察吧。



小詩的視線突然停在小健胯下的肉棒上,就國中生而言,小健的肉棒已經算是比較大。



(比我男友的還要大呢!雖然比不上小凱就是了……)



小健的肉棒正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,即使在昏暗的舞池仍可以看到肉棒上青筋暴現、一抖一抖的,小詩看著那根肉棒,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。



(怎麼辦……總覺得非常……)



這麼想來,小詩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跟阿凱做過了,他的男友又一直忙於打工,看著眼前這麼精力充沛的肉棒,小詩的身體突然熱起來。



(騙人……我竟然對著這種小鬼的肉棒發情……但是,它硬成這樣也因為我吧……)



小詩天人交戰,心裡不想背叛心愛的人,可是,這種理智一瞬間就被擊潰了。



(啊!!!不行了……對了!既然他是糖糖的學生,就當是幫朋友好好教導這個小鬼吧!)



這樣說服自己的小詩拉著小健的手,說:「跟我來!」



不等小健回應,小詩就把小健拉到夜店裡的殘廁,一走到殘廁,小詩就順手關上門,連門都未有鎖上就用力捏著小健的肉棒,使他怪叫一聲。



「啊!好痛……」



小詩裝出一副凶惡的樣子說:「臭小子,年紀輕輕就來夜店啊!還敢非禮我?信不信我把你帶到警察那裡去!」



「不要!我媽知道一定會打死我!小詩姐姐,求求你,我以後不敢了!」



「哼,小弟弟都漲成這樣,還真敢說。」



小詩看了看小健那漲得發痛的肉棒,即刻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,它還是軟不下來,小健連忙害羞地用手掩起來。



「是在我身上佔便宜,無恥地硬起來吧?」



小健低著頭說:「對、對不起……小詩姐姐的身體太美了……我……」



聽到一個小鬼因為自己的肉體而勃起,小詩得意地笑了,因為這是對她無上的讚美,對她妖豔的身體的肯定。



「哼~那你剛才爽夠了沒有?」小詩露出不屑的表悄說道。



「我……」小健羞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

「哈哈,小雞雞漲成這樣,找不到藉口了吧?把衣服脫掉!」



「唉?」



「快!要是不想我跟你媽說,就乖乖聽我的話!」



小健被小詩凶惡的語氣給嚇破膽,想也沒想就在殘廁裡脫起衣服來。



突然,「哢嚓」的一聲,小健被嚇唬了。小詩竟然用手機將他的裸照拍下來!



小詩不以為然地說:「要是你敢不聽話,我就把它散佈出去。」



「千、千萬不要!」



小健激動的心情完全傳達不到給小詩,小詩絲絲然地跪在他面前,端詳著眼前的肉棒。



小健本想用手掩住,但在小詩的命令下只好紅著臉一動不動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他從來沒想過,被人盯著生殖器看是如此羞恥的事。



(呵呵,小健的臉紅彤彤呢,好可愛~)



「嘿嘿,硬成這樣我看你也不好意思走出這個門口吧,讓姐姐幫你一把~」



說著,小詩張開櫻桃小嘴,一下子將小健的肉棒吞下去。



「啊!小詩姐姐……」小健呻吟一聲,全身頓時舒服得顫抖起來。



小詩看到小健露出精神恍惚的表情後興奮極了,又用力吸吮幾下,然後將肉棒吐出來,還可以看見一絲唾液纏在朱唇和龜頭上。



小詩淫笑著說:「色小鬼,才吸了幾下就爽成這樣啊?」



小健害羞得無地自容,都快要哭出來了,這更加激發小詩想要欺負他的心情,她再次將肉棒含在嘴裡,一邊用手套弄棒身,一邊細味肉棒的味道。



「啊……這樣……啊…不行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

說實話,小詩舔小健的肉棒的時候還挺舒服的,因為小健的肉棒不會像小凱的傳出腥臭味,棒身也燙得好像要將嘴巴融化一樣。



小詩簡直就要將肉棒吞下去一樣,每一下吸吮都含到肉棒根部,龜頭也不斷頂進她的喉嚨深處,令人窒息的快感使小詩不能自拔。



(嗯……很好吃……比小凱的還要美味……嗯、停不下來了,好想……好想將他的精液吸出來……)



慾望高漲的小詩按捺不住,用騰出來的手撫摸自己的小穴,即使隔著內褲,小詩仍然能感受到小穴濕潤的觸感,不,不如說淫水已經多到流出來的程度了。



由小詩剛進舞池開始,小詩就被無數的人挑起性慾,小穴一直濕潤無比,在看到小健的肉棒後,更是淫水氾濫了。



因為不夠過癮的關係,小詩索性將內褲脫下去,一把塞進小健的嘴裡。



「不準吐出來!好好嚐清楚我的味道~」



說完,又繼續她的口部運動。



小詩瘋狂地將手指伸進小穴裡摳挖,淫水就像湧泉一般不斷溢出,一直沿著大腿流到地板上。



(嗯……糟糕了,網襪被淫水給……算了,實在太爽了……停不下來……)



肉棒一直在嘴裡動來動去,而且越來越激烈,小詩的舌頭高速地攪動,將唾沫和肉棒不斷混和,還不時用舌尖在馬眼上挑逗,令小健不時傳來抽換。



年少的小健豈嘗過這種程度的快感,可是因為被內褲塞住嘴巴的關係,他無法好好呻吟,未能抒發的快感以及被年長女性淩辱的羞恥使小健的性慾更加旺盛,他感覺視線已經開始變得模糊,腦裡一片空白,只餘下性愛的快感。



看到小健的高潮相,令小詩充分感受到作為強姦者的快感,她決定暫且冷落小穴一下,採取進一步的攻勢,她伸出雙手溫柔地撫摸小健的胸膛,突然一下用力,捏住小健的兩顆乳房,一邊揉搓,一邊餘下的手指在乳暈周圍輕輕刮動。



「啊……」



最後,小詩將小健的肉棒吸到深處,用力收縮嘴唇吸吮,舌頭在棒身快速轉動,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終於令小健淪陷了──



「嗯……嗯嗯嗯…唔……啊呀……」



傳出一陣高昂的呻吟聲的同時,小健雙眼泛出淚光的翻白過去,完全失神了,肉棒也在這時達到極致,射出炙熱的精液來。



大量的精液從龜頭中湧出,小詩則津津有味地將其全部吞嚥下去,渴求已久的精液進入食道,令小詩也達到一個小高潮。



小健和小詩高潮過後相繼癱軟在座廁上,小健無力地顫抖著,而小詩則伏在小健的大腿上喘息。



小詩喘著大氣說:「呼……小鬼就是小鬼,吸幾下就受不住了,人家的嘴巴有這麼爽嗎?看你爽成這樣,連女孩子都不及你了~」



(嘿嘿,強姦別人竟然是這麼有成功感的,下次也這樣跟小凱玩玩吧~)



小詩心裡暗爽著,突然,門外傳來其他人的聲音。



「剛才的聲音是在這裡傳出來的吧?」



「嗯……整間夜店都找不到,應該在這裡了。」



小詩呆呆地看著門把,她頓時發現了異樣……



(糟糕了!我忘了把門鎖上!!!)



在小詩還沒來得及伸手的時候,門被打開了!是阿豹和小峰!



兩人只是想隨便扭扭門把確認一下,沒想到門竟然沒有上鎖,但最令他們震驚的,卻是殘廁裡面的景象──



小健竟然全身赤裸的癱坐在座廁上,嘴巴還被塞入一條內褲,而在他的胯上,居然還伏著一個女人。



在小詩還有小峰都不知所措的時候,阿豹率先將小峰推入殘廁,自己也跟進去關上門,當然,這一次有好好的把門鎖上。



阿豹:「幹!我們還擔心到處都找不到你,你出手竟然這麼快,還搞得這麼火熱啊!」



說著,阿豹隨手將小詩那條被唾液弄得濕漉漉的內褲抽出來。



這時,小健稍稍回過神來,發現朋友過來營救自己,感動得快要哭了。



無視在一旁發呆不知所措的小詩,小健開始對阿豹他們說明前因後果。



「哇靠!你這樣也太遜了吧?這麼東西搶回來不就好了嗎?」



阿豹得悉事件的經過後,第一個反應就是對小健的鄙視。



接著,他又對小詩說:「喂,快把照片刪掉!」



從剛才開始,小詩就感到一陣恐怖,不但是因為對方突然人多勢重,而且也被阿豹的氣場震懾了,他很明顯是跟柔弱乖巧的小健完全相反的人。



其實小詩本來就沒打算要對小健做什麼,拍裸照也不過是想嚇唬他,所以小詩很快就作出讓步,裝作若無其事的將小健的裸照刪掉。



「哼!遇到我算是走運了,以後都別再來這種地方。」小詩不以為然地說道,心裡打算盡快離開這裡,可是阿豹卻在門口攔住她。



阿豹不懷好意地說:「哎喲~別走得那麼急嘛,剛剛你幫我們的朋友爽過,應該由我們幫姐姐你爽一爽,這樣才公平啊!」



說著,阿豹將小詩推到牆邊,單腳頂在她雙腿中間,伸手摸向她的小穴。



「你看,小穴都濕成這樣了,好想要吧?」



形勢一瞬間逆轉了,說到底都是男孩子,小詩的力氣不足他,阿豹以熟練的手法控制住小詩,小穴突然被摸,加上對方還是只是個中學生,小詩不禁面如紅潮。



小詩又羞又怒,說:「走開!我要叫啊!」



阿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掩住小詩的嘴巴,又對小健說:「小健!剛才這個女人對你做過的事,不想報復在她身上嗎?」



聽完阿豹的話,小健重新審視小詩,褐色閃亮的秀髮、漆黑如珠的明眸、34E的圓渾胸部、凹凸有致的身材、迷人修長的美腿,每一處都擁有無比的魅力。



(啊,還有濕潤的櫻桃小嘴……)



回味著剛才被口交的強烈快感,小健承認小詩是難得一遇的大美人。



(在這裡放她走實在太對不起上天了,何況她剛才還……!)



小健終於獸性大發,拾起小詩那條已經由米黃色變成深灰色蕾絲內褲,塞進小詩的嘴裡。



「嗯……嗯嗯…嗯……!」



小健說:「你也嚐嚐自己的淫水和我的唾液吧!」



阿豹說:「哈哈,很好!這樣才像個男人嘛!來,一起把她的衣服扒掉!」



三人合力上前將小詩的衣服脫光,小詩大吃一驚,不斷用力掙扎,但她也不是三頭六臂,怎麼敵得不過來自四面八方的色狼的攻擊呢。



不消一會兒,小詩就一絲不掛的在三人面前,不,嚴格來說還穿著一對被淫水濡濕的網襪還有毫無遮掩能力的高跟鞋。



「呵呵,你叫啊?讓夜店的人欣賞一下你的裸體,我看到時候救你的人多,還是想強暴你的人多?」



阿豹從背後抓住小詩的雙手,令她無法反抗。小詩還是第一次在比自己年紀小的男生面前赤裸全身,但……



小詩並不討厭這種感覺。



(啊……他們盯著我看……胸部、小穴都被看光光了~比剛才在舞池時還要興奮……)



小詩完全浸淫在被三個中學生淩辱的快感中,淫水氾濫得更加厲害。



小健重複一開始小詩對自己做過的事,蹲在小詩在看著那濕漉漉的小穴,說:「小詩姐姐的小穴不也濕得一塌糊塗嘛,是不是想被摸?」



小詩的性慾已經支配大腦,聽到小健的話不但沒有感到羞辱,還主動扭動纖腰,企圖引誘眾人對自己發動攻勢。



將小詩嘴裡的內褲取出,小健湊近她的耳邊說:「說吧~小詩姐姐想我們怎麼做?」



「摸……摸我……人家的小穴好癢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小詩露出迷人的眼神說道,令三人的頓時勃起過來。



「只想被摸摸而已嗎?」



「……」



小詩沒有回答,但小健才不會這麼輕易放棄攻勢呢。



「不想要肉棒在裡面亂闖亂撞嗎?這裡有三根大肉棒,保證可以令你翻雲覆雨啊~」



(三根大肉棒……好想要……但是…不行……)



「不要……今天……不行……」



「為什麼?」



「……」



小詩沈默不語,小健見狀便壞心眼地作勢要肉棒插進去,用手扶著小弟弟。



「嗯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

小健扶起肉棒,用龜頭在小穴口摩擦,小詩一下子就被挑逗得呻吟連連。



「啊……這樣……好舒服……不要……我、我的身體變得好奇怪……」



「說不說?」



小詩被快感衝破一重又一重的防線,變得迷迷糊糊,身體完全癱在身後的阿豹身上。



「嗯……我說、我說了……今天……今天是排卵日……嗯……不能做愛……」



「不要緊,我們不會射在裡面。」



「不行……人家的小穴很濕、很緊,你一定受不住的……」



「不會啊!我很能忍,而且你看,我剛才已經射過一次了,持久力變得更強了啊!」



「但是……」



「好嘛~小詩姐姐也是慾火焚身吧?我保證不會射在裡面!」



小詩受不住小健的甜言蜜語,最終敗給自己的性慾。



「好,真的受不了你們這群色小鬼……我就成全你們,只要不在小穴裡射精,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吧……嗯…啊!!」



不等小詩把話說完,小健已經急不及待將肉棒插進小穴裡,淫水氾濫的小穴根本完全不需要前戲就能輕易進入,小健一下插到底,緊緻的小穴包裹著整根肉棒,小健差點就射出來了。



「喔!真的……好緊……」



「嗯……可惡的色小鬼……這麼猴急,爽死人家怎麼辦……?」



確認小詩已經沒打算反抗後,阿豹放開小詩雙手,隨即捏住那對34E的奶子用力揉搓。



「噢!!!這雙奶子真是極品啊,又大又圓,而且柔軟得吹彈可破!」



小峰雖然少說話,但顯然他的性慾不比另外兩人小,解下褲頭,小峰露出他那18公分的肉棒。



(天啊!這比小凱的還要長!!!)



小詩無意中看到那根粗長的肉棒,頓時猛吞唾沫。



(被他插進來一定會爽翻天……)



小健看到小詩這個細微的動作,說:「呵呵,小詩姐姐又餓了吧?不用客氣,好好吃我們的棒棒吧。」



說完,小健將肉棒抽出。



「呼……差點射了,先換人吧……」



搶在小峰之前,阿豹也快速脫掉褲子,從後猛地將粗壯的肉棒插入小詩的小穴。



「啊!好緊……我從未見過這麼正點的美人兒,身體已經是極品,連小穴也是名器,而且還這麼淫蕩,不做妓女太浪費了!」



小詩雙手扶著座廁,翹起屁股讓阿豹大肆進攻,他的辱罵對小詩而言是最好的讚美。



一根18公分的肉棒湊到眼前,小詩毫不猶豫就把它吞在嘴裡了。



「嗯……好粗……嗯…嗯嗯…嗯……嗯嗯嗯……」



小詩一方面被幹得浪叫連連、死去活來,另一方面嘴巴又貪婪地吸吮著另一根肉棒,根本就跟婊子沒兩樣了,小健受不了現場淫靡的氣氛,不禁打起手槍來,四人就在殘廁裡上演最淫蕩的性愛派對。



小詩被阿豹幹得迎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,小穴裡一次又一次噴灑出陰精,也夾得比之前更加緊。



阿豹知道自己快受不了了,所以便拼命加速抽插,龜頭每一下都插到底,頂到子宮口又被抽出來,隨即又猛烈地插進去,每當肉棒抽出來的時候都可以聽到「啵」的一聲。



「嗯…唔……嗯嗯……唔…嗯……」



突然被阿豹猛烈抽插,小詩被幹得連腳都軟了,要不是阿豹在身後扶著她的屁股,相信早就已經癱在地上。



「喔……我快要射了……全部都射在裡面……!」



聽到阿豹的說話,小詩立即吐出嘴裡的肉棒,驚慌地說:「等、等……啊…等一下!不是說好不可以射在裡面了嗎!?嗯……」



「幹!都爽成這樣了,還說這種話!」



「不!真的不行!!!今天是排卵期,不可以射在裡面!不……不…啊!!!」



在小詩哀求的時候,她的臉孔突然變了,原來阿豹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刺激子宮口,那些「啵、啵、啵……」的聲音就是肉棒不斷擠壓子宮,形成的高速氣壓變化而形成的,而小詩的子宮口也因為不停地一開一合,就在剛才,阿豹終於成功突破子宮口,直搗子宮底部。



明顯地,這是小詩從未感受過的快感,子宮口被強行撐開,肉棒插進去與括約肌產生強烈的磨擦,簡直令小詩一瞬間就爽死了,只見她跟小健之前一樣,雙眼翻白過去,嘴巴無力地張開,一直發生無意義的呻吟。



成功突破子宮口的阿豹忍不住子宮口磨擦龜頭的快感,精關大開,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射在小詩的子宮內。



「啊……不…啊……射在子宮裡了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拔出來、拔出來……啊……射了好多……要、要懷孕了……啊啊啊呀……」



精液不斷灌滿小詩的子宮,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語無倫次,身體完全不受控地抽搐起來。



阿豹說:「哈哈,知道你今天是排卵期,而特別為你準備的子宮射精喜歡嗎?」



將軟下來的肉棒拔出來,小詩無力地癱在地上,小健看了很久,也看不見有精液從小穴裡倒流出來。



小健驚愕地問:「你真的射在子宮裡啊!?」



阿豹神氣地說:「當然!」



「你不怕真的令她懷孕嗎……!?」



「哈哈,女人就是嘴巴不誠實的動物,你看她爽成這樣就知道啦?我不但要射在她的小穴裡,而且要直接射在她的子宮裡!想到可以讓這樣的美人兒為你生孩子,真的令人興奮不已!」



小詩雙目無神地看著自己的小穴,可是不管看多久,只有幾滴的精液流出來,剛才阿豹射的量,絕對是這點精液的幾千倍、幾萬倍,絕望的小詩無助地流出眼淚來。



「嘿嘿,只幹一砲也不夠保險。小峰,你的家人這個周末好像不在家吧?」



「嗯。」



「小峰、小健,我們來玩個遊戲吧?」



「「什麼遊戲?」」



「排卵期的期間,我們日以繼夜的輪姦這個女人,看她最後懷上誰的種!」



兩人呆若木雞地聽完阿豹的計劃,小健率先大叫起來:「日以繼夜!?星期五、六、日欸!你不會是想連續幹她兩日三夜吧!?」



「對啊,反正小峰家裡也沒有其他人。怎樣,沒膽啊?」



「我沒問題。」沒想到平日斯文的小峰竟然這樣就答應了。



不知道是因為小詩的魅力還是因為阿豹的挑釁,小健最後也是跟隨大局,說:「誰怕誰!小詩姐姐最後一定是懷上我的種!」



「很好,那麼立即出發吧,先幫這個女人拍幾張裸照,免得她一會兒反抗。」



雖然自己說只拍幾張,但阿豹取出自己的手機後卻瘋狂拍攝,可能是小詩被強姦後精神恍惚的樣子太吸引了吧。



之後,我們沒有讓小詩穿上內衣,只是隨便幫她穿上那件低胸連身窄裙,或者是活動擠壓到子宮的關係,只見有不少精液在小詩穿衣服的期間從小穴裡流出來,阿豹見狀,竟然還變態地將小詩的內褲塞進她的小穴。



「哈哈,好好夾緊內褲,不能把寶貴的精液浪費啊,要是再有精液流出來,一會就幹爛你的騷穴!」



說完,阿豹還粗暴地用手抹去小詩的眼淚。



小詩無法反抗,只好夾緊自己的小穴,不讓精液倒流出來,這對女孩子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屈辱。



(都這樣了……聽他們的話起碼還可以享受三天的性愛,反抗他們我們肯定會名譽掃地,以後沒面目見人了……)



想到阿豹手上海量的裸照,小詩決定放棄了。



(就這樣被他們幹到懷孕,當他們的性奴隸,一輩子被這三根大肉棒輪姦可能也不錯吧……)



殘酷的現實逐漸侵蝕小詩的精神,她腦裡甚至幻想起自己被三根大肉棒填滿身體上下的洞的情況。



就這樣,四人踏上歸途,準備開始為期三天的輪姦盛宴。



***



星期日清晨五點,三個男生癱躺在一個住宅裡,裡面還有一個女人騎在其中一個人身上,不斷搖擺那凹凸有致有身軀。



「啊……啊…再用力……嗯…肉棒把人家的小穴幹得亂七八糟……嗯…啊……一直頂到肚子……深處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」



小詩一邊淫叫,一邊騎在小健身上上下攏動,一個勁的讓肉棒在穴裡進進出出。





「啊……小詩姐姐,不行了……已經再射不出來……肉棒好痛……射不出來了……」



這場盛宴已經持續了兩日兩夜,小健他們起初都很起勁,但一日過後已經精盡人亡了,反而小詩的體力就好像無窮無盡一樣,一次又一次的他們的精液榨乾,面對硬不起來的小雞雞,也用巧奪天工的口技令它復活,即使三人已經一動不動,小詩還是自己拼命擺動纖腰。



「幹……都做了那麼多次,還是餵不飽她……」阿豹躺在一旁無力地說道。



「嗯……怎麼了……?不是你們說要……啊…幹人家三日三夜的嗎?啊……人家還沒爽夠啊……」



「你媽的……我們都射了幾十次,你這次想不懷孕也難吧?」



「好啊……嗯…誰能令人家懷孕,誰就是人家的老公……人家就怕你們的精子太弱,不能令人家受精……嗯……用力……用力再幹人家幾砲吧……」



放開一切束縛的小詩變得比之前更加淫蕩,打從心底想要受精的她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強暴、輪姦,一切都只為她帶來快感。



「幹!你真的想我們精盡人亡啊!?」



「嘿嘿,時間尚早,姐姐今天還要你們射好幾十砲啊!」



說完,小詩拋下再也射不出精的小健,撲到阿豹身上……